请求正式承认卡比利亚人民的自决权 (version chinoise)
ANAVAD AQVAYLI UΣḌIL
卡比利亚临时政府
PROVISIONAL GOVERNMENT OF KABYLIA
请求承认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阁下:

索引号:ASAN / FM / 1709/10

主题:请求正式承认卡比利亚人民的自决权

主席阁下,

依据联合国基本文件,本人以Anavad(卡比利亚临时政府)主席及MAK-Anavad(卡比利亚自决运动)主席身份,谨代表卡比利亚,有幸向您呈递这份备忘录,请求您正式承认卡比利亚人民的自决权。

Anavad认为,现在的卡比利亚人民已具备行使公投自决权的所有必要条件。

卡比利亚应当加入联合国,并以一个民族和独立自由国家的身份在联合国中占有一席之地。现在正是解除1875年以来阿尔及利亚政府对她的政治桎梏之时。这些桎梏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互相不信任,时不时地还掺杂着严重的暴力。卡比利亚一直试图挣脱枷锁,一直在为后世幸福和地区稳定而斗争。

卡比利亚有近1200万人口,领土面积超过4万平方公里。虽然我们知道,决定能否加入联合国的条件既不是人口数量,也不是领土大小,但应当注意的是,位于阿尔及利亚东部的卡比利亚地区,面积超过30%以上的联合国成员国,人口也超过60%以上的联合国成员国。

独立的理由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本备忘录中的资料挑选了其中最为严重、影响最深的领域。尽管我们提出种种证据来支持我们向阁下的求助,但卡比利亚人民已做好准备把自己的未来交给选票来决定,申请适用国际法上的“每个民族都享有自决权”。

因此,我们吁请您关注民族的自由事业,吁请您以公正、负责的态度表达您的立场以及联合国的立场,吁请您支持卡比利亚的自决权利得以有效实现,毕竟自决权属于全世界所有民族。

我们还吁请国际社会的支持,还卡比利亚人民公道,结束自1857年6月24日Icerriden一战中输给法国殖民军队以来的不承认状态。(Icheridène)

Anavad向联合国、非盟、欧盟、阿拉伯联盟、东盟、独联体、美国、法国以及美洲国家组织采取的措施并不是历史的偶然,也不是轻率的举动。它是一个民族历史进程的逻辑结果,这个民族从未屈就主权永久丢失。昨天,她面对法国军队(1857年、1871年以及1954年至1962年)英勇奋战;今天,她坚强面对阿尔及利亚政府的独裁统治,后者自1962年以来实施的阿拉伯化和去人格化政策正在侵害卡比利亚的语言和身份。

阿尔及利亚把卡比利亚视为严重威胁国家统一的心腹大患,一直将我们视敌人对待,不惜使用战争、压迫、动荡、经济破坏以及不承认等对抗性措施。

基于这种敌视甚至挑衅态度,阿尔及利亚使得卡比利亚地区发展滞后了50年以上。这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行。

然而,阿尔及利亚政府沿袭并克隆法国的殖民主义政策,结果只能是事与愿违:我们选择抵抗而不是服从,选择坚守自己的身份而不是他人的同化。面对阿尔及利亚政府使用千方百计展开的“萨拉菲化”图谋,卡比利亚的世俗主义却进一步深化:在自由世界竭其全力打击伊斯兰主义之时,阿尔及利亚官方却在卡比利亚的领土上,通过学校、法院、行政机关、媒体,通过资助攻击性伊斯兰组织,甚至通过任命“讨白”伊斯兰恐怖分子以伊玛目身份潜入卡比利亚村庄等手段,极力宣扬伊斯兰主义。

本备忘录是这个民族日常斗争的成果,这个民族为了对抗法国殖民主义,付出了上个世纪最为壮烈的无数牺牲的代价;自1962年以来,又面临阿尔及利亚殖民主义充满恶意的破坏性袭击。

这项请愿的目的之一是建立关于身份、语言、文化、经济、环境、行政和安全领域的剥削、压迫和歧视政策的国际案例,这些政策正是阿尔及利亚正在卡比利亚实施的。

卡比利亚的独立意愿并非偶然的觉醒或是给人民编造一个自由梦;而是这个民族的个性和文化一直要求和守护的事实。

卡比利亚的历史与其所倚靠的泰勒阿特拉斯山脉历史一样长。无论不承认、剥削、压迫、侵犯人权,还是经济破坏、动荡,阿尔及利亚殖民主义势力的目的都不会得逞。

不管任何代价,不论历史环境,也不论她的否认者或者侵略者的军事实力,卡比利亚绝不会放弃自己的身份和自由。

卡比利亚深信自己享有自由独立地生活、在世界民族之林中占有一席之地以及为世界和平与繁荣贡献自我的正当权利。

然而,需要强调的是,当前的这一举措,与卡比利亚人民坚守的价值一致,必须以和平为前提;卡比利亚位于地中海盆地周围几大文明的交汇点,是橄榄树之乡,而橄榄树正是和平与繁荣的象征。

所有追求自由的受压迫人民可能有正当理由诉诸暴力。卡比利亚深知这一点,却依然坚定不移地坚持和平。我们拒绝武器,更不接受流血来夺取自己的生存权。我们希望获得您的支持,为所有被压迫的人民,开创一个新的时代,那些植根在历史的逻辑中不可避免的地缘政治动荡将通过和平谈判、国际法院和仲裁等方式,而不是让大陆变成废墟的暴力来实现。

但是,选择和平,并不是出于软弱或缺乏上战场的勇气,而是基于文明的价值。卡比利亚人是勇敢的战士;面对16世纪土耳其人和1830至1962年法国人的多次入侵,卡比利亚人毫无畏惧地展现了自己的胆识,让他们的征服野心未能得逞。

卡比利亚拒绝但绝不畏惧躯体暴力,选择用道德的力量,用权利和思想的争锋去对抗暴力。即使是处于正当防卫状态,在黑色春天(2001至2003年)期间,几名卡比利亚青年手无寸铁,用自己的胸膛抵挡住了阿尔及利亚宪兵的炮弹,袭击造成130人死亡和成千上万人受伤,其中更有1200人终身残疾,但卡比利亚选择直面凶手的双眼,用一句震撼世人的话摧毁他们的野蛮:“你不能杀我们,我们已经死了!

我们不畏惧死亡,也不畏惧任何敌人。我们只是希望和平独立、价值获得尊重、睦邻友好、国际合作、与世界所有民族亲如手足。

只有当请求和正当的独立梦想遭到反对之时,绝望的民族才会拿起武器诉诸暴力。一个民族,若其求救的呼喊得不到国际社会的重视,迟早会采取不得已的自救措施。

希望卡比利亚能获得您的支持,才不至于走上绝望之路,陷入不利于地区和平的境地。

主席阁下,

正式承认卡比利亚人民的自决权,能为非洲和亚洲现有或潜在的武装冲突开辟一条解决之道。

有些人认为,所有人民都珍视的和平一直是一种理想,其实现的道路困难重重,途中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障碍。

为了全人类的福祉,需要开启一个更加有序、国际社会更能掌控的新的地缘政治进程。

为了全人类的和平、自由和繁荣事业,基于下列普遍性法律文件,卡比利亚人民特向您呈递这份自决请求:

1) – 联合国宪章第1条第2款,“发展国际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并采取其他适当办法,以增强普遍和平”

2) – 《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2、3条,一致规定:

一、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他们凭这种权利自由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并自由谋求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

二、所有人民得为他们自己的目的自由处置他们的天然财富和资源,而不损害根据基于互利原则的国际经济合作和国际法而产生的任何义务。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剥夺一个人民自己的生存手段。

三、本公约缔约各国,包括那些负责管理非自治领土和托管领土的国家,应在符合联合国宪章规定的条件下,促进自决权的实现,并尊重这种权利。»

3) – 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第3条规定:“土著人民享有自决权。他们凭这种权利自由决定他们的政治地位,并自由谋求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

4) – 阿尔及利亚赤裸裸地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的所有条款,而这些条款却未给卡比尔人民生活带来任何领域的福祉,尤其是其生存权和安全权。

习近平主席阁下,

卡比利亚人民深知您对世界和平与自由事业的奉献,对联合国基本法律文件的尊重,希望您能支持她的自决权和她选择的和平道路,并对此深表谢意,带着她最深切的独立渴望,谨致以最热情的问候。

2017年4月5日于流亡中

签名:费尔哈特·梅尼先生

SIWEL 281652 Sep 17 UTC

Partager ceci...